•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浙新辦[2008]17號

  •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

  •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

  •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

  •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

微信 新浪微博 APP

您所在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龍灣新聞網  ->  專題專欄  ->  人文龍灣 -> 正文

古堡今韻,千年永嘉場

2019年12月06日 10:08:00來源:龍灣新聞網
永昌堡望海樓。王會進 攝

  王身康 王一平

  龍灣自古作為溫州市東部城郊,擅舟楫之便,得人文之勝,文化深厚,名人輩出,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在悠悠的歷史長河中,先輩們留下了無數寶貴的歷史文化遺產,為千年永嘉場增添了無窮的魅力和光彩。

  (一)

  永昌堡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浙江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被命名為“浙江省東海文化明珠”,是一座神奇的古城。正如它的名字所傳遞的寓意:永遠昌盛。在歷經數百年的風雨滄桑后,它依然雄偉地矗立在甌越大地上。460多年前,元末明初,一部分流亡海上的日本浪人、海盜商人(史稱倭寇),不斷侵擾我國沿海地區,大肆燒殺劫掠,無惡不作。自公元1552年至1563年,十一年間,倭寇入侵溫州達28次之多,百姓深受倭患之苦。為了保衛海防,保衛生靈免遭涂炭,其時,被族人譽為“益府良醫”的王沛,他很快發動鄉人組成以王氏族人為骨干的“王氏義師”,不久其族侄王德為保家衛國,由廣東謝官歸里,協助沛公又募兵千人,使這支抗倭義兵隊伍擴大到2500多人。隊伍日益壯大,是當時浙南一支著名的抗倭力量,連續七年堅持打擊倭寇來犯,取得了重大的勝利。

  值得一提的是,嘉靖三十五年(1556)十月初九,一大股倭寇渡楠溪江至蒲州,欲經過永強到梅頭落海,鄉民聞之,旋即率精兵堵擊,戰寇于上京,取得了重大勝利。從此,這支王氏義師威震浙南,成為“浙南人民一方屏障”。

  嘉靖三十七年(1558)農歷四月初,倭寇賊心不死,再次入侵永強梅頭,揚言先破永強義師,后破溫州府城。時王沛已73歲,眾人勸之入府城以避鋒芒,王沛大義凜然,絕不退縮,毅然決然率兵奮戰于梅崗,揮戈殺敵,斬寇數人,后終因寡不敵眾,不幸壯烈犧牲。后來,王德為援助溫州府城官兵抗倭,在途經龍灣金岙時,遭敵伏擊,也為國捐軀,時年42歲。

  沛德公雙雙犧牲,他們的愛國愛鄉的血性品格贏得人們欽佩,為了表彰愛國行動,朝廷下詔追贈王沛為太仆寺丞,王德為太仆寺少卿,溫州人民在郡城建褒忠祠、愍忠祠紀念。

  王沛、王德公的英勇獻身,鄉人無比悲憤,同時也意識到修建防御城堡的重要性,明朝當時在溫州已修建了溫州衛、磐石衛、金鄉衛、寧村所等衛所,雖然這些軍事設施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但僅憑這些衛所是不夠的。修建城堡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是修城耗資巨大,二是從行政管理與軍事防御角度來講,一般只在京城、省、府、縣或重要軍事要塞關隘修建城池。縣以下一般沒有城池,在這種情況下,1558年英橋王氏族人憑借朝廷做官的王叔果(兵部車駕主事)奏請朝廷,要求修建永昌堡抗倭,朝廷準奏。而其兄弟王叔杲則放棄進京求功名的機會,在家鄉籌資建城的任務。帶領族人不分晝夜寒暑,僅用11個月時間,費銀7000兩,王叔杲獨自出資半數以上,就完成了這座壘石填土10萬立方的城堡。在明嘉靖三十八年竣工。這座獨一無二的民間自發興建的私家抗倭城堡與寧村衛所、永興堡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協同呼應,構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銅墻鐵壁。無數次抵擋住數倍于自己的敵人,創造了抗倭史上的一個奇跡。

永昌堡都堂第。王會進 攝

  (二)

  永昌堡,城墻南北長778米,東西寬445米,城高8米,周長2688米,城堡內面積0.34平方公里。城外有護城河環繞。

  城堡有四座陸門和水門,東環海樓,南迎川樓,西鎮山樓,北通市樓。四座城樓保存完好,特別是環海樓,面向東海,筑有甕城。當年永昌堡軍民曾在環海樓與倭寇苦戰,第一道城門下猶存倭寇攻城時留下的火燒城門,石階斷裂的痕跡。

  城堡內河道縱橫,小橋流水,舟楫暢行,呈現一派江南水鄉優美畫卷。至今還保留造型各異的明代石橋,有蛙式的聯芳橋,坡式的會秀橋,梯式的世裔橋,虹式的左昌橋等。

  城內古橋古民居比比皆是,舊時城內原有150多畝農田可耕作,危急時可生產自救。嘉靖三十九年,遷中界山巡檢司于堡內,之后在抗倭擊賊戰爭中,此堡為保一鄉無虞,功勞巨大。

  堡內現存的狀元府第、王氏宗祠、都堂第、世大夫祠、古民居等建筑,是研究明清建筑的珍貴古跡。

  特別是都堂第,聞名中外。原為明隆慶都察院僉都御史王錚故居。建于明隆慶年間(1567),至今已450多年,是二進三院七開間木結構的大型宅第式建筑。占地1456平方米,是永昌堡內現存在民居中建筑格局最完整、保存最好一處,被有關專家評為“典型的明清東南沿海水鄉人家格局”。

  王氏宗祠也是永昌堡一座典型的古建筑,英橋王氏宗祠是福建布政司左參議王澈(1473-1551),獨資修建,始建于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占地面積13畝,建筑面積6670平方米,宗祠其規模之恢宏,氣勢之宏大,給人以古樸、肅穆、莊嚴的感覺。系浙南地區之罕見,有“江南故宮”之美稱。

  永昌堡有濃郁的人文氣息,是永嘉耕讀文化縮影。堡內人文鼎盛。自明朝以來,人才輩出,經數百年而不衰。明弘治至道光300多年間,有進士13人,武狀元1人,傳臚1人,副榜4人,舉人30人,庠生900多人,出現了一家二代三進士、四大夫一英雄的傳奇,是當時東甌最顯赫家族。

  溫州名人上《明史》這部官方權威部門排行榜有11人,永嘉場這彈丸之地有4人。即內閣首輔張璁,抗倭英雄王沛、王德,“三元及第”王名世。(永昌堡3人)

  這里有號稱“東甌雙璧”的王叔果、王叔杲兄弟,抗倭英烈王沛、王德叔侄,有“三元及第”王名世,玉殿傳臚王光經,國學宗師王激等等。在當代,涌現出眾多博士、教授等高級人才。如戲曲學家王季思教授、茶葉專家王鎮恒教授、電機工程專家王國松教授等。在永昌堡這0.34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出現如此多的歷史名人,留下如此豐富的文化遺產,是大羅山鐘靈毓秀,是耕讀傳家所折射出的能量。

  英橋王氏一族,為后人留下了寶貴的文化遺產,我們不僅從中了解永昌堡乃至溫州地域文化特征。可查的先賢著作有70多部,其中《槐蔭集》《半山藏稿》《玉介園存稿》《文江集》《萬歷溫州府志》《永嘉縣志》《白鹿詩稿》《王氏家錄》等尤為著名。

  276年明代,溫州共修了三部府志,都出自永嘉場文人之手(弘治時王瓚、嘉靖時張璁、萬歷時永昌堡王光蘊),現存的三部府志,為溫州的歷史人文精神的傳承做出了貢獻。

  《王氏族約》,歷代傳承,是家訓家風教育范本,中紀委曾做了推薦。族約是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王澈公制定的,共10章1.2萬字,主要內容有:廉勤正直、敦行好禮、孝親敬長、推崇義舉、謹守國法等等。從這些剛性的族約條規中,可以看到其對后代子孫揚善懲惡、激勵族人堂堂正正做人的警示作用。

  據有關史料顯示:古代溫州記載,為鄉里公共事務做貢獻的以王叔果、王叔杲兄弟為最,兄弟倆辭官后居家各20多年,為地方公益事業做了許多事。捐資重修仙巖寺,永嘉縣學,溫州府學,捐資重修東甌王廟,重筑王謝祠,重修江心嶼東塔西塔,白鹿書院,助資重修瑞安儒學。

  從700多年前萬十一公起,家族教育可歸納于節儉、行義、尊禮、重教。長者率先垂范,言傳身教,對后代產生了深遠的影響。永昌堡里有許多鼓勵學子勤奮上進的措施,宗族祠堂設養賢田,過去有養賢田100畝用于教育,100畝用于修城,160畝用于浚河。辦私塾、書院蔚然成風,在三世祖時就設立義塾,教授族中的子弟詩書和禮儀。

  永昌堡在浙江省現存的抗倭城堡中,是唯一由民間自發興建的抗倭城堡。體現了不畏艱難、不等不靠、敢為人先的溫州精神。永昌堡的抗倭斗爭中體現了永昌堡人愛國愛鄉的頑強戰斗的血性品格。永昌堡的民居建筑體現了剛柔并濟、柔潤秀美的水鄉建筑風格。永昌堡名人輩出,體現了一種耕讀傳家,重教興學的濃厚的文化氛圍。他是地標的象征,家國的精神,耕讀的范式,民俗的活態,值得人們深入挖掘和傳承。

永昌堡新城街街景一隅。王會進 攝

  (三)

  根據修舊如舊的原則,近年來進行了全面的修復保護工作。主要是做好道路、河道的整飭改造,做好城墻的修復以及其他配套旅游設施的建設。同時有計劃地將城內居民遷出城外,合理利用永昌堡旅游資源,以打造“江南第一堡”的目標,展現具有現代建筑特色的愛國主義精神和豐富人文內涵的古堡風光。

  永昌堡民俗文化研究會成立于2007年,是民間學術研究團體。研究會的主要任務:加強對古堡的維護和管理工作(包括有形的和無形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進一步深入對永昌堡愛國愛鄉抗倭文化、鄉賢文化、宗族文化、民風民俗、耕讀文化進行研究和挖掘。研究會逐步對先賢的著作進行搶救性整理,編輯出版了《古堡深處》《槐蔭集注釋》等書。現在正在編輯出版《永昌堡志》,通過堡志的出版,讓更多人了解永昌堡的豐厚文化底蘊,促使社會各界承擔起保護文化遺產,守護精神家園的共同責任。

  文脈悠悠,流光煥彩。文化的根本功能就是以文化人。文化上每前進一步,都是邁向自由的一步。筆者在這里謹以此文紀念永昌堡建城460周年,愿古堡深深,城春意綠。

[編輯: 龍灣新聞] 
分享到:
下載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