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浙新辦[2008]17號

  •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

  •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

  •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

  •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

微信 新浪微博 APP

您所在的位置: 您當前的位置 : 龍灣新聞網  ->  專題專欄  ->  人文龍灣 -> 正文

身處江湖戀故園 ——《民間姿態》《民間豐韻》創作的點滴

2020年01月17日 09:22:00來源:龍灣新聞網

  《民間豐韻》分享會。 項紹雄 攝

  ■ 王勤福

  一片熱鬧,從龍灣區圖書館傳來。

  一場品讀會聚集了四面八方而來的文人,他們妙語連珠,討論著《民間豐韻》,這本以紀實文學的形式刻畫了龍灣本土各式各樣人物的書籍。讓我們也一起走進作者王勤福的世界,看看《民間姿態》,品品《民間豐韻》。

  龍灣,文化底蘊深厚,歷史名人輩出。如今,傳統和現代結合,又造就了一批文藝新人。

  (一)

  我是生于斯、長于斯,地地道道的龍灣人。那些熟悉的愛恨世界鮮亮如水,感動著我們。數一數當代的作家就可以窺一斑,莫言筆下的高密紅高粱、劉亮程的小村莊,再到今日大紅的李娟的阿勒泰……念茲在茲,便是愛的最好的表達方式。

  我熱愛著自己的家鄉,也依戀著自己的故園,感恩這方熱土。發生在龍灣土地上的故事,都值得我去思考,去撰寫。利用業余時間去搜集他們成長的故事,精彩的人生,于是就有了《民間豐韻》與《民間姿態》兩本人物散文集。

  寫了近80位人物,除少數幾位是端倪可察的知名人士外,余均為名不見經傳的“蕓蕓眾生”,可謂是“草根人物”。如熱心家鄉文化建設馬振忠先生……在這些文章中,人人有故事,個個有經歷。他們是地地道道的龍灣人,平凡而普通,但他們的追求和信念,執著而堅定,精神令人感動。

  我也是一名“草根”,草根人寫草根人,草根人寫草根事,特別得心應手。

  (二)

  有人問我為什么對撰寫人物獨有情衷。其實也有些偶然。12年前,張雪梅同志正被下派到天河鎮天風村當農村指導員。我被她的拼勁、干勁與愛心所感動。于是根據她工作的經歷撰寫了一篇《心會跟愛一起走》的文章,最后被《浙江民革》錄用。這可以說是我撰寫人物的一個開端。文章的發表給我了莫大的鼓勵,從此對撰寫人物信心滿滿。

  撰寫藝術類人物的文章是在2009年之后。我先開始接觸的是陳佐等羅峰藝社的一批友人。與他們朝夕相處,逐漸了解他們對藝術的不懈追求身同感受,于是就試著寫寫身邊的“藝人”。第一篇寫陳佐,《翰墨中透出軍人氣質》在《溫州都市報·大觀園》發表。在2010年至2013年之間,一年36期,我每月大致能發表一篇。同時,《溫州都市報·草根》欄目也時常發我的藝術類草根人物。正是有這兩個平臺才有了第一本藝術類人物文集《民間姿態》。

  與此期間,恰逢龍灣區僑聯編撰《龍灣僑聯十周年畫冊》;龍灣統戰部編撰《情系龍灣》;《今日龍灣》的開辦;龍灣紀委與文聯聯合編著的《清風明月》等,我都擔任了一部分人物的撰寫。隨后遇到一些重大節日,如建國、建黨、改革開放三十年等,一些部門、街道也紛紛邀請我撰寫一些先進人物。這樣連續不間斷發表引起了不少的反響,讓大家慢慢熟悉了我的名字。人物創作進入了高峰期,至今大致創作了一百多篇人物傳記。絕大部分文章被團中央、九三學社中央委員會及省、市、區報刊雜志刊登。

  感謝這個偉大的時代,誕生了一些拼搏職場的杰出人物與一些自強不息的“草根”人物,讓我有了創作的源泉與激情。

  (三)

  我的文學夢想,萌發于讀書時代。那時,每每有作文被老師當作范文贊賞有加,心中就有莫名的喜悅。花季的年齡,總感覺有好多的話從心靈里蹦出來,悄然躍在紙上,我的文學夢從那時起有了生命。

  2002年,網絡文學方興未艾,我學會了上網,一有閑暇時間,便坐在屏幕前,敲打文字,在網絡里發表一些文章,在喧鬧中尋找一份寧靜,憑借靈感展翅飛向遠方。

  從2003年1月在《溫州晚報》開始發表處女作到2019年,已有16個年頭了。在這個生命區段里,有歡欣與喜悅,也有一些尷尬與無奈。欣慰的是,出于對文學的愛好和熱情,我都能夠在一種“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境中堅持寫作。尤其是每次拿到載有自己文章的報紙或文學期刊,再讀一遍變成鉛字的文章時,那喜悅的神態就像鐘情于土地的辛勤耕耘的農夫,在收獲的稻坦上捧起一抔顆粒飽滿的稻谷,然后再讓谷粒從指縫里緩緩漏下一樣。

  在創作的過程中,我也出現了“瓶頸”,許多人物的歷程有諸多相同之處,寫著寫著就難以下筆。溫州市作協主席程紹國先生前幾年對我說,你的寫作已經進入模式化,得改改了。也正因此,近幾年我都不敢動筆,尤其是寫人物的文章。雖然有時偶爾會寫一個,覺得自己已是“江郎才盡”,無法給筆下的人物增光添彩。

  但我不想給自己的青春留遺憾,怕有些事一輩子都做不了。我是這樣想的:“為普通人樹碑立傳——普通人的悲歡離合,普通人的精神金字塔,平凡人的喜怒哀樂。”寫了這些普通人,就算是一個普通人為萬千普通人做的一件小事,一個小小的心愿。

  (四)

  早在十幾年前,好多人鼓勵我出本書。那時,我積累起來的文字足夠出兩本書。但我一直不想出書,認為出書是大方之家的事情,是作家的事兒。我一個平頭百姓,又沒有響當當名聲,不想去湊什么熱鬧,告誡自己還是低調點好。雖然出一本文集,曾是我年少的一個夢想。

  但讓人感動的是,我總會得到許多領導、老師、朋友與文友的幫助。在他們的鼓勵與支持下,我沉靜的心開始“騷動”,最終還是按捺不住,有了出書的沖動。第一本文集《民間姿態》終于在2013年3月正式出版。一本書的誕生有著諸多因緣。著名詩歌評論家駱寒超先生、著名學者章方松老師,對集子的出版十分欣喜與關心,在百忙中寫了“序言”;著名書畫家吳永龍先生題寫了書名。第二本文集《民間豐韻》,本想在2016年出版,由于種種原因擱置了。經過多方努力,終于在2019年8月正式出版,與大家見面。

  出了書,總有人問,是不是很激動。不置可否。初稿完成拿出去見人,得到好評,激動;修改好最后簽印,激動;書的封面和版式設計稿出來,有了書的雛形,激動;最后樣書出來,看到了它的真身,激動。尤其能得到讀到此書的人的認可,激動。激動在一步一步中消耗掉,剩下喜悅,小溪一樣清甜的水清澈透亮,緩緩流動。

  以后還會不會寫?應該會,畢竟還很年輕,尚能飯。但在繼續寫之前,先歇歇,累得慌。幾年來,猶如一輛在高速路上行駛的汽車,想停而不得。電話、文債;文債、電話,接連不斷,一直讓人家追著屁股“逼債”。對于我來說,寫作是沒有功利可言的,只是于喧雜中找到一刻安寧,弘道并養心而已。希望自己能在2020年放下一切,寵辱不驚,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胸懷日月觀滄海,身處江湖戀故園。謹以此文,獻給所有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感謝你們!

  (本文有刪改)

[編輯: trs接口] 
分享到:
下載

微博